Jody All The Way 江蕙響叮噹

0

《Jingle All The Way 一路響叮噹》
引用圖片來源:《Jingle All The Way 一路響叮噹(1996)》

昨天(2015/01/04)晚上約九點騎單車行經民生東路長榮海運大樓時,納悶著怎麼這麼多露宿街頭的「遊民」,明明附近的大廟是已經不燒香的行天宮而且民權東路也還隔一個街廓好幾百公尺,排農曆新年光明燈或遊民似乎都應該出現在萬華艋舺龍山寺才比較合理啊,回家看到排隊搶排江蕙封麥收山告別歌壇【祝福】演唱會的相關新聞,再搜尋寬宏售票端點地址跳出「台北輿采行銷」公司位址就坐落在民生東路二段,就秒懂原來自己也意外見證到歷史的畫面了。

今天再讀到「Punchline 娛樂重擊」網站上的相關評論(台灣售票系統的未來在哪裡?從阿妹「烏托邦演唱會」談起)作為對比,文中提到日本傑尼斯等大型演藝工業的運作模式,想起前年年底(2013/12/23)我自己也曾為了越洋買到相對而言規模小了許多的樂團 SCANDAL 在澀谷「SHIBUYA-AX」舉辦《BEST☆Xmas 5》演唱會門票而歷經幾番折騰的搶票經驗。其實就算大團大場地,或是小團小場地,不管是單一售票系統獨賣或是三大售票系統外加三大便利商店實體端點機器支援,日本的實名會員制其實一樣有搶不到票的風險啊,只要能搶得到難能可貴的演出門票,全都一樣是要謝天謝地拜神拜祖的啊。

SCANDAL(スキャンダル,中譯「史坎朵」)是個四位美少女團員全都出身於關西地區、2006 年組成發跡於大阪的年輕樂團,從 2008 年正式出道至今尚未受邀參加【NHK 紅白歌合戰】跨年大型歌舞祭,也就是說,以世俗觀點評價標準來說,這個樂團恐怕還不算最廣受歡迎的主流演藝團體。想像「TOKIO 東京小子」的女子版、想像「AKB48」的搖滾樂團版,兩者的綜合體大約就是 SCANDAL 初出道時穿著女高中生制服拿著樂器的模樣,從大阪演藝學校受偶像藝人訓練養成,卻選擇走上背著樂器效果器拖著音箱前級征戰大小 livehouse 與搖滾音樂祭的搖滾之路。雖然在初結成時就已先代表日本遠征美國幾大城市的《Japan Nite US tour 2008》與西雅圖的《Sakura-Con 動漫文化祭》,也在索尼音樂跨國唱片大廠牌下出道發行單曲專輯,2010 年更安排過亞洲巡迴唱遍香港、台灣、新加坡、雅加達等國家,今年(2015)也有再度向全球市場試開敲門磚唱遍歐亞美洲也會再訪台北的計畫,但總而言之,比起走搞笑路線竄紅的超失控視覺系空氣樂團「Golden Bomber(ゴールデンボンバー,中譯「金爆」)」,SCANDAL 即使發行過更多作品銷售量也不差,對日本主要閱聽市場而言大概相對仍屬於小眾口味的龐克搖滾樂團,還不夠受到 NHK 日本國家放送協會青睞,還上不了【紅白】當個更名符其實的「國民樂團」。

特地提這些瑣碎的背景,不為貶低 SCANDAL 的實力,而只是想要補充說明,相對而言,像 SCANDAL 這樣目前成績大概只算「不上不下」的樂團,在如今已經因為整理「2020 年東京奧運」使用場地而停止營業的「SHIBUYA-AX」展演空間場地(一樓站位加上二樓座席合計最多可容納將近一千七百人)籌備開唱,扣除掉針對 official fanclub members 官方後援會會員先行發售的預售票抽選名額,剩下發配給包括 pia、eplus、l-ticket 日本國內三足鼎立三大售票系統的一般販售名額,相對於台灣五月天、蘇打綠、張惠妹、江蕙等天團天后天王們的南北巨蛋巡迴演唱會動輒一兩萬張票同時販售,規模自是可謂小巫見大巫,但在去年冬天我決定將 SCANDAL《BEST☆Xmas 5》演唱會安排加入這趟聖誕跨年旅程的重點行程時,為了買到一張中型樂團在中型場地的單場演唱會門票,可也是搶得要死要活,跨海越洋刷卡加上語文隔閡又平添更多難度障礙。我最終還是在三大售票系統都鎩羽敗興空手而歸,只能仰賴代購服務網站上日本雅虎拍賣競標,從上千筆交易履歷全是演唱會門票品項的「職業黃牛」手中辛苦奮戰一再自動入札再額外付出手續費、郵資等成本,加上日圓的匯率價差,當時面額 JPY¥4500 円的門票,我最後大概總計花了新台幣 NTD$4500 元的代價才買到一張一階入場番號八百多號的門票,而當日入場時還另付 JPY¥500 円換得一枚杯裝飲料代幣。

這次的購票加競標乃至最後終於排隊買週邊、搶置物櫃、入場看表演的經歷,對我這鮮少出國看演唱會的土包子而言,不啻是難能可貴又有趣的新鮮體驗。在那往後幾天我還另外連看了兩場 Perfume(パフューム)在東京巨蛋的演唱會【Perfume 4th Tour in DOME LEVEL3】,加上一場完全沒聽過演出者團名直接闖入最高容納數可能不到一百人的小型 livehouse 連看四五個地下樂團各唱三四首歌的小探險。大中小規格都觀摩了一回,讓初闖大觀園的土包子我眼界大開,比較起在台灣看表演搶票排隊的經驗,也就更有些心得。

503 error
(這個頁面錯誤資訊恐怕將會是全台灣婉君們接下來這三天最常看到的電腦螢幕畫面。)

回到「售票系統」的這個環節流程,單以我自己搶購 SCANDAL《BEST☆Xmas 5》演唱會的單場經驗為例,即使只是中型場地、釋出給售票系統作「一般發售」抽選總數可能最多一千張(假設三大系統各分配到票面價格相同門票的三百多張額度),在開放一般發售當日當時,即使可能同時還有其他藝文表演活動也在同時開放登錄抽選,我同時利用電腦介面及手機介面試圖登入搶票,也一再遭遇「無法載入頁面內容」「503 Service Unavailable error」伺服器過載、讀取時間過久的嚴重挫折。當經過半小時、終於恢復正常時,我所想要搶購的商品已經顯示為『予定枚數終了』的殘念字樣。我無從得知自己當時究竟是跟多少人在爭搶多少張稀有的門票,但這次經驗也讓我得知,原來我們或許也不需要那麼妄自菲薄,也不是只有我們台灣自己的 ibon、famiport、華娛售票、年代售票、寬宏售票、博客來售票、玫瑰大眾娛樂售票、拓元售票、iNDIEVOX、KKTIX… 等網絡系統和實體端點在同時湧入大量欲購人潮時會當機掛點,即使是在已經素有規模體制的日本,甚至不需要到去搶多熱門當紅的天團門票,也同樣可能會遭遇到 pia、eplus、l-ticket 三大售票系統同時 503 error、F5 鍵杯具的天地無用癱瘓狀況的啊。

確實,整件事的關鍵點『投資一個不會秒當的系統,對售票商的利益在哪裡?』當機也是賣完,不當機也是賣完,愈難買還愈多人要搶,對售票網站本身來說哪有什麼差別呢?多花幾百萬添購伺服器,多花幾千萬甚至上億重新建置購物車金流支付系統,難道便能把 NTD$800 元的票賣成 NTD$1800、NTD$6800 的票賣到 NTD$16800 來增加收入嗎?如果可以賣到 NTD$16800 甚至 NTD$68000 特A區第一排毛細孔神席,那主辦單位幹嘛不自己直接訂這個價碼全部自己賺,反而要讓售票系統當上游中盤、讓坐地起價翻倍不眨眼的職業黃牛從中獲利賺得比主辦單位自己更爽歪歪?立委羅淑蕾的「選民服務」作到可以掌握一千張公關票還那樣招搖炫耀,比「二姐」江蕙或「喜歡音樂」老闆陳子鴻本人都還厲害,這「黃牛界」的「產業鍊」幾乎比農會果菜市場漁會魚市場裡的米蟲菜蟲魚蟲的中盤經銷商獲利模式更不合理,究竟又是怎麼回事呢?

三十年來,江蕙出身平民階級從野台天涯小歌女唱到巨蛋國民歌后的美妙歌聲而能不分男女老幼撫慰人心,通俗而不落俗不媚俗老嫗能解、不走陽春白雪曲高和寡路線,跟鄧麗君、鳳飛飛、費玉清、李宗盛、張惠妹、伍佰 & CHINA BLUE、五月天、蘇打綠… 等一樣全都無疑是台灣的「國寶級文化財」。當這次閃電宣布即將以這【祝福】巡迴演唱會作為最後的「絕響」,『以後再也看不到聽不到該怎麼辦?』的念頭,就比至少可能還能抱持『總有一天等到妳』苟且心情自我安慰的張惠妹/阿密特【烏托邦】演唱會更有非搶到門票不可的理由。而當買票不只是為自己個人好惡、更是為了「孝敬父母」,就為了讓父母未來可以跟親友鄰居炫耀說『唉唷討債喔,我們家這不正囝仔,竟然花了好幾千塊買到江蕙的告別演唱會門票,說要送我去看溜。其實也蠻孝順的啦…』(Re: [問卦] 有沒有江蕙演唱會超貴的八卦???),關鍵重點再也不是我們自己是不是熱愛江蕙猶如我們早在少女年華就矢志追隨五月天蘇打綠 Super Junior 少女時代 BIGBANG 傑尼斯家族或 AKBgroup、再也無關其實我們就算只是過幾個月後買了藍光或 DVD 送給父母她們也不見得有耐心花兩三個小時乖乖坐在沙發上不一邊打掃清理家裡或一邊滑手機講電話從頭到尾看完還一邊打拍子輕聲合唱卻還是無論如何該先買到演唱會門票才能聊表孝心,『哩偌欲優孝,嘸免等好業』(屁啦根本是再有錢都可能仍然買不到啊),當如此不容挑戰不容忽略的龐然大義如雷罩頂貫耳,『到底誰有門路能夠確定買到?』的恐慌預期心理和事後果然『到底有誰搶到了?』的崩潰怨念加乘放大了「飢餓行銷」的擴散效益,天塌下來也該不計代價努力搶票的壓力,又何嘗不是一種當今台灣社會吾輩 25~40 歲世代魯蛇子女們應盡的責任義務而又蔚為一種特殊獨有的「文化現象」?

這幾天看台灣人搶購張惠妹江蕙演唱會門票、提前一個月露營搶排龍山寺光明燈,不禁想起 1996 年阿諾還沒當州長時的聖誕賀歲喜劇《Jingle All The Way 一路響叮噹》,忙於工作的父親以為在耶誕節前夕到商場買個當紅的「Turbo Man 渦輪超人」玩具討好寶貝兒子是輕而易舉的事,然而『代誌嘸係憨人所想ㄟ架擬乾單』,『限量是殘酷的』。二十年前所謂「孝子」是指「父母孝順子女」的意義翻轉,到了我們長大之後又再「文藝復興」復古回到孝順子女也還要孝敬父母的原始意涵了,雙重孝順,卻不只雙倍負擔。呵,沈重的壓力,甜蜜的負荷。橘子跟門票,其實是同一檔事呢…

而當我們再也忍受不了售票網站怎麼重刷都還是 503 空白錯誤,呼籲該進行更多檢討、也希望朝向日韓娛樂工業看齊、渴求政府作好功課開放小額第三方支付線上金流政策與硬體建置加速產業轉型革命的同時,又如何能忽略經濟學的最基本供需法則,『沒有買賣,沒有傷害』。終極癥結當然還是出在「限量」的殘酷,就因為預告是告別歸田作了,就因為之後再也聽不到看不到了,所以資源過度集中在少數人之手的黃牛票才能漫天喊價也不怕沒人買。『不患寡,患在不均』,如果二姐體恤民意決定再加演三十六場,耕者有其田人人有功練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世界大同只要想看都必然買得到,倘若演唱會門票不再奇貨可居、像包裝加贈小盒調味乳與新鮮雞蛋的味全林鳳營牛奶那樣跪求怒買,那還訂得了 NTD$6800 的票價不怕供過於求嗎?

《Jerry Maguire 征服情海》
引用圖片來源:《Jerry Maguire 征服情海(1996)》

“show me the money!” “sell me the ticket!”

不再安於現狀甘願共體時艱而更企盼改變,才是公民覺醒社會進步的契機。政治經濟如此,文化藝術亦然。

如果除了江蕙張惠妹五月天蘇打綠,我們的國民不分男女老幼都還更熱中於多多買票觀賞更多各種不同品味不同形式的文藝演出並覺得能夠從中獲得心靈層次的滿足,如果還有更多選擇,還有更多商機,還有更多人願意投入這個文化產業也真的能從中獲得比溫飽與虛幻的成就感熱血堅持夢想之外更多的回報,讓這些娛樂消遣在社會主流普遍價值觀中不再是一種逃避現實的逸樂小確幸也還能獲得更多的尊敬,最重要就還是真的「有利可圖」,這些目前現有的機制才會真正因應我們的需求而調整成長變革為更符合我們需求的樣貌吧。

我們真的真的真的不想不想不想再塞車當機還買不到票了。因為很重要所以口吃口吃口吃三次。我們不再滿足於現狀,我們希冀要求改變。我們開始集思廣益並參考他山之石研究如何讓這些機制變得更便利更理想更可行,我們期盼能夠把資源投注在正確的方向與對象上而得到我們想要看到的結果。改變的輪子開始轉動了,別擋路,跟著出力推上一把。

《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 查理與巧克力工廠》
引用圖片來源:《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 查理與巧克力工廠(2005)》

『把票賣我,其餘免談。』可惡,想買想看想孝順啦!

關於作者

小掰同學是好孩子誠懇善良想變聰明有錢漂亮,喜歡搖滾樂,非常非常非常喜歡。唱片企劃。這島嶼上最好的音樂部落客之一,因為也沒剩下幾個音樂部落客了。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